< 十月 2018 >
3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登入






遺失密碼

真佛宗

資訊
網路芳鄰

西雅圖雷藏寺
Ling Shen Ching Tze Temple
17012 NE 40th Court
Redmond, WA 98052-5491
U.S.A.

開放時間:

星期一至星期六
9:30 AM - 6:00 PM

星期六同修會*
8:00 PM - 10:00 PM
若白天有法會,則當晚的同修取消。

星期天
9:30 AM - 1:00 PM

* 星期六時間或有變動
請參考法務活動表 (月曆)

電話: (425) 882-0916
Fax: (425) 883-7360
首頁 arrow 說法開示 arrow 《蓮生法王香港大嶼山國際機場亞洲國際博覽館》白蓮花王即是大白蓮花童子 2015/12/13
《蓮生法王香港大嶼山國際機場亞洲國際博覽館》白蓮花王即是大白蓮花童子 2015/12/13 列印
20151213《蓮生法王香港大嶼山國際機場亞洲國際博覽館》白蓮花王即是大白蓮花童子

<蓮生法王盧勝彥2015年12月13日香港大嶼山國際機場亞洲國際博覽館「白蓮花王息災祈福增益敬愛超度水供大法會」開示>

首先,我們依舊先敬禮傳承祖師,敬禮了鳴和尚,敬禮薩迦證空上師,敬禮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敬禮吐登達爾吉上師,我們敬禮壇城三寶、敬禮今天水供的法會主尊「白蓮花王」。
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今天我們的與會貴賓及教授博士團,朱時宜院士及夫人陳旼旼女士、廖東周先生及夫人Judy師姐、鄭培富先生及夫人韓霧珍女士、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整形外科主任鄭森隆博士、卓忠三、盧文祥、羅日良、黃月琴律師、Teresa 師姐、雷豐毅先生及夫人曾美婷女士、馬來西亞李海安先生及夫人,鄭森隆醫生、莫寶瓊師姐、曹貴子先生,還有教授團的所有教授,他們是博士跟教授、徐雅琪師姐、師尊及師母親眷、朋友,及許多沒有登記的貴賓們。感謝大家的蒞臨。
今天要講的主題是「白蓮花王本尊法」。在還沒有提到「白蓮花王本尊法」之前,我要先向大家講一聲,大家午安!大家好!(國語)你好!大家好!(廣東話)唔該!唔該晒!(廣東話:謝謝大家)今天能夠在這裡做盛大的萬人法會,一共有幾萬?喔!蓮馨上師講三萬,一共有六個這樣大的場地,開放六個Hall,能夠舉辦這樣大的法會,首先應該感謝香港蓮豐堂蓮馨上師,她邀請我來辦這個法會,還要感謝香港所有的寺、堂、會跟所有的義工們,因為有這樣的法會,一定有非常多的工作可以做,事先的、現在的、未來的,全部統統都要顧及,所以大家辛苦了!謝謝大家!

第二個,我們也應該感謝國家的恩,我剛剛提到風調雨順、國泰民安,包含了Mainland China、Hong Kong、Macau and Taiwan。今天,中國這個國家,她的力量國力漸漸強盛起來,在世界上屬一、屬二。我本人,我個人本身的祖籍是在福建汾陽,我的曾祖父叫做盧郁文,他是在福建汾陽。到了我的祖父盧昌,他從福建汾陽到金門,再從金門到澎湖,再從澎湖到嘉義,我的祖籍是福建汾陽。我的曾祖父叫做盧郁文,我的祖父叫做盧昌,我的父親叫做盧耳順,盧耳順的兒子叫做盧勝彥。國家富有跟強盛,是國家恩,是國家給我們的恩惠。
我在38歲的時候,移民到美國西雅圖,在1982年6月16日,盧勝彥由台灣移民到西雅圖,這是一個移民的路程,從福建汾陽又到了金門,到了澎湖馬公,再到台灣,現在我移民到西雅圖。我們剛去的時候,華人非常的少,聽到一個講北京話的,講華語的,講國語的,講普通話的,我們都很驚訝。只要講普通話的就覺得很親,彼此交談,互相做朋友。現在中國強盛了,我們在美國生活,走路也有風。現在的華人不一樣了,自己本身原來祖籍的國家強盛起來,讓我們華人也覺得精神特別的振奮,當我們看見美國人,美國原來的白人,欸?覺得我看你是一樣,你看我也是一樣,我們同樣都是一流的人,這是不一樣的喔!差別在這裡喔!因為美國人沒有辦法分別Japan、Mainland China、Taiwan,Korea的人,對於這些人他們沒有辦法分別,他們將這些人都識為華人,都是屬於東方的。但是在我們原來的內心裡面所敬仰的國家富強康泰的時候,旅居在海外的華人,他們全部的心情和舉止是不一樣的。所以我祝福Mainland China、Hong Kong、Macau and Taiwan將來能夠團結一致,同心同德同力,因此旅居在海外的華裔實在是深感榮幸。

每一次我說法,都要提到自已的上師。我將自己的上師頂在頭上,祂們教授我密法,我每一次說法一定提到自己的四位根本上師。第一位,了鳴和尚,祂是四川人;第二位,薩迦證空上師,是西藏薩迦派的祖師旁邊的人,薩迦派有兩位教主,一位是崔津教主,另一位是達欽教主,達欽在西雅圖,達欽娶了薩迦證空上師的姪女,薩迦證空上師是我的師父,屬於薩迦教的;再來就是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噶瑪巴也是西藏白教的大寶法王,祂是我的師父;第四位師父,是潮州人,潮州是在福建跟廣東之間,祂就是吐登達爾吉上師,祂是我最後一位密教師父。所以我是將這四位師父頂在頭上的,其實四位師父也都是中國人。
另外今天早上,我要感謝,香港慧泉寺的果賢大和尚。為什麼我講今天早上?現在不是下午了嗎?是早餐的時候,我跟他一起吃飯吃早餐,其實今天真佛宗的祖廟西雅圖雷藏寺,出錢最多的就是果賢大和尚,他是廣東人,他住在香港慧泉寺,他是我剃度的師父,年紀比我還輕,他才六十幾歲。今天老夫已經71歲,他先來皈依我,然後再幫我剃度,真佛宗有那麼多的出家眾,其根源來自於果賢大和尚,這是值得尊敬的。我上面的剃度師是果賢大和尚,他先來皈依我,再來為我剃度。所以他是我的弟子,也是我的剃度師,亦師亦徒,也是師父也是徒弟。在佛法上,我是他的師父。在剃度上,他是我的師父。今天真佛宗有六百多個出家人,全部傳承於果賢大和尚,應該尊敬。
這幾天時間非常的倉促,每天起的很早,我在台灣的時候也起的很早,趕高鐵到桃園機場搭飛機到香港,昨天也差不多忙到11點半才回去,回到酒店已經快12點,再整理一下東西,就1點了。那麼,要上床睡覺了,兩眼一閉,天啊!就像這樣的人山人海,出現在我的房間裡面,這些人物全部化為像蚊子一樣的小點,數千萬的點在我的眼前。我唸了所有佛菩薩的心咒超度祂們,全部都是幽冥眾,我唸了所有的咒,「嗡。阿達爾瑪。答都。梭哈。」「嗡。別炸。卓大。嘛哈。些。西利。赫魯嘎。吽呸。」我唸了「嗡。別炸。達都。泛。」「嗡。牟尼。牟尼。摩訶牟尼。釋迦牟尼。梭哈。」「嗡。別炸。迦魯達。炸咧。炸咧。吽呸。」「嗡。閻曼德迦。吽呸。嗡。咄利。卡拉魯帕。吽。堪。梭哈。」「嗡。曼殊師利耶。嗡。阿。拉。巴。查。納。底。」「嗡。帝瓦。必主。瓦日拉。吽吽吽。發吒。梭哈。」我唸了一個晚上咒語,一直唸到所有的蚊子都消失掉。
有些蚊子沒辦法消失掉的,蚊子講「我是被車禍撞的,發生車禍,我死了」「我是墜機的」「我是輪船翻覆的」祂們問我:「祢怎麼救我?」我當時不知道怎麼救,我用文殊咒,「嗡。阿。拉。巴。查。納。底。嗡。啞貝拉吽。堪渣拉。梭哈。」我唸往生咒「南無阿彌多婆夜。哆他伽多夜。哆地夜他。阿彌利。都婆毗。阿彌利哆。悉耽婆毗。阿彌利哆。毗迦蘭帝。阿彌利哆。毗迦蘭多。伽彌膩。伽伽那。枳多迦利。梭哈。」

唸文殊咒,唸往生咒,祂們都不走。我問:「如何超度你們?」祂們說:「替代。」好吧!眼睛閉起來吧!讓車子撞吧!車子一輛一輛從我身上輾過去;我倒灌在海水裡面喝了海水,昏迷;我全身被火燒,燒了,我泡在水裡,浸在水中,我被車子撞,從高山上跌下來,摔得粉身碎骨;在晚上的幾個小時之間,2點睡,4點醒過來,其中的2個小時,全部是被車子撞、火車輾過、躺水底下沒辦法呼吸、在火裡面烤焦,一切的痛苦場面,身上也流了血;到了4點醒過來,開始修早課,一直到六點。那時候師母打電話叫我起床,其實我兩點就起床了,一個晚上沒有睡,就是為了幫眾等的九玄七祖做超度。
師尊講師尊沒有替代的,是一種錯誤,講起來,應該還是有替代。只是我一向將所替代的歸向所有的佛菩薩,將所有應該替代的全部化為空,給佛菩薩了。卻沒想到,還有很多冤死的、冤枉死的,不得不做替代。我不敢講我是菩薩,但是我真正做到孔夫子講的,一個是「忠」,一個是「恕」,超度就是「恕」,寬恕,眾生平等。我要寬恕所有的眾生,所以我做替代!

白蓮花王就是香格里拉淨土的第二代國王,而香格里拉淨土是極機密的淨土,其第一代的國王是文殊師利菩薩,白蓮花王著有《無垢光明論》,白蓮花王也就是大白蓮花童子,無二無別。告訴大家,這裡面藏著一個祕密,香巴拉淨土在哪裡?告訴你,就是西夏王朝的黨項山,最機密的黨項山裡面有一個非常大的地窖,其形狀就是蓮花,是一個蓮花的王國,分成八方,東南西北,再有東南向、東北向…。

中間有甚麼?有蓮花的宮殿,白蓮花王就是香格里拉淨土的第二個國王,在裡面全部都是修行人。我們今天的聚會,等於是家族的聚會。為什麼叫做家族的聚會?你們每一個跟真佛宗有緣的,跟蓮生活佛有緣的、來皈依的,全部等於是自己的家人一樣,都是一家人,我們是屬於家族的聚會,你們會說「這是不同啊!」住在Mainland China,有的住在Macau,有的住在台灣,有的在世界各地,有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新加坡…從很多國家來的,像Thailand、Vietnam…,從很多國家來的,「為什麼我們是一個家族呢?」因為有緣的才能夠相聚,沒有緣的早就無緣。
我曾經畫過一幅畫「有緣則聚無緣散 一如清風送鳥飛」,有緣的當然會聚在一起,沒有緣的當然會離開,但是我們也是隨順,我們佛教徒講隨順。隨順是甚麼意思?就是我們順著緣分走,今天大家聚在這裡,就是有緣人。我們跟香巴拉淨土有緣,跟白蓮花王有緣,跟釋迦牟尼佛有緣,跟蓮生活佛盧勝彥有緣,要學習佛法緣分是非常重要的。
講一個笑話,有一個姓潘的好人,遇到一個印度人,他跟姓潘的說,吃飯用筷子是不對的,用手抓是最正確的吃飯方式,而且不受制於食物,甚麼都可以用手抓。姓潘的聽了之後覺得挺有道理的,所以晚上就帶他去吃火鍋。你知道,我們華人都是用筷子,用筷子的都是有緣的,不瞞你講,Korean韓國人呢?Korean也用筷子,Japanese日本人也用筷子,對不對?香港也用筷子啊!澳門也用筷子,台灣也用筷子,中國也用筷子,用筷子的都是同樣習俗的,都是一家人。你說,韓國是一家人嗎?欸!韓國真的是一家人欸!隔了一個鴨綠江,當年的朝鮮自稱為是蚩尤氏的後代,蚩尤氏跟軒轅氏打戰,軒轅氏就是黃帝,他跟蚩尤打戰,蚩尤打敗了,他就退到韓國去了,就到Korea去了,所以其實韓國人真的也是中國人。他們的說法是蚩尤的後代。我們的說法是黃帝戰勝蚩尤,結果他們講,蚩尤戰勝黃帝,看黃帝可憐,蚩尤將中原留給黃帝,他自己就退到那邊,蚩尤是很慈悲的,他們的講法是這樣的。他們是跟我們有一點不同的,他們用鐵飯碗跟鐵筷子,有一點差異。日本呢?也是中國人,大家講,是道士徐福帶三千童男跟三千童女出海找仙丹,秦始皇派徐福帶三千童男和三千童女出海到了日本,所以日本有徐福的墳墓,而三千童男和三千童女演變成為今天的日本,日本也是中國的啊!所以還爭甚麼釣魚台?釣魚台有甚麼好爭的?釣魚台本來就是中國的嘛!我告訴你喔!日本也是中國的。我們這裡有日本上師,ゾェバサ(初次見面)、プボウゑ(請多多指教)、ゆわネウブよ(一起走吧),他是我們日本北海道的上師,另外還有靜香上師,她是在日本阪南,大阪的南方建立真佛宗日本總本山,不過她是屬於歸化的,歸化成日本籍的華人,妳的日本名字叫甚麼?天元靜惠,名字蠻好聽的嘛!
我記得有一個笑話是這麼講的,講來歷啊!有一個人娶了日本太太,人家問:「你的日本太太叫甚麼名字?」他就是不願意講。到最後,有一個最好的朋友跟他講:「你如果不講你日本太太的名字,我就不跟你做朋友了。」他沒辦法,最後他只好講:「唉!我太太的名字,她叫做梅川庫子(音同沒穿褲子)。」日本人也是中國人,是秦始皇時代到日本去的;蚩尤戰敗了,他就到Korea。像越南,在古代叫安南,也是廣西那邊的人過去的,中國真的是幅員廣大,現在國力強盛,當個華人,甚至是華裔的美國人也是很有威風。我們都是一家人。

修持白蓮花王成就以後,一個自身成為蓮花童子本尊,你就是蓮花童子。我有講過「佛性平等論」,佛跟佛之間是平等的,雖然我們現在有等別,有差別,但是我們都是最有福分的,將來我們每一個人成佛,全部都叫做「華光佛」,全部都是華光佛,佛跟佛平等,沒有差別,名字雖然有差別,其實是平等的,全部都是蓮花童子。修成白蓮花王以後,就到佛國淨土。
佛教本身來講,像阿底峽尊者所寫的《三士論》;宗喀巴黃教的祖師,祂有寫《菩提道次第廣論》,也就是由阿底峽尊者的《三士論》演變而成。甚麼叫「三士」?一個就是直接成佛、成菩薩,叫做「上士」。「中士」,就到佛國淨土;「下士」,就到天堂,到諸天去了,到欲界天,到色界天,到無色界天,所以稱為《三士論》。從「上士」,最高的佛菩薩,「中士」,到佛國淨土,「下士」,到天堂。總之,你只要修行,未來都是更好。

第三個,多世的父母跟眷屬,一一得解脫,進入佛國。
像昨天晚上,我為了做白蓮花王的水供法會,所有報名的這些祖先,都來到我的房間裡面,我在那個晚上一一為祂們超度,而且超度光了。我早上起來的時候,不能吃東西,沒辦法吃東西,我跟果賢大和尚吃飯,除了吃起司跟喝水以外,甚麼東西都沒吃,我今天中午也沒吃,我中午也吃起司、餅乾跟喝水。上午的時候,就有兩千多位的主祈人獻哈達,一直做不停的,下午就坐在這個地方為大家說法,私ゾ,元氣やペ,還是很有精神啊!修行人吃甚麼?吃空氣啊!比較不好的一點就是不知怎麼搞得,空氣的品質都變差了,連空氣也不得吃了,真的只有吃起司,還是氣啊!
有一天,兒子回到家,說:「今天考試只考58分。」爸爸講:「明天再考不及格,別叫我爸爸。」第二天,兒子回來了,說:「對不起,阿伯!這是今天的考卷。」告訴大家,我不諱言,盧師尊小的時候,讀書不是很好,小學六年,讀書都是排在最後,到了初中,我留級兩次,留級喔!落第啊!留級兩次,留級生耶!我是留級耶!現在被留級的,不要怕,因為師尊也是被留級的,師尊也是留級的,所以你們被留級,讀書讀不好不要怕。我初中留級兩次,後來轉學到一個留級班裡面,全部都是被留級的集合在一起,全部都是混蛋,都在一起,欸?我是混蛋裡面的頭,雖然我是混蛋,但是我一看,欸?所有的混蛋都比我差耶!我是混得最好的一個蛋。我一想,所有的人的成績好像都比我差,因為大家留級,他們留得比較快,我留得比較慢,所以我漸漸有了信心,我初中的成績就不錯了。到了高中,盧師尊高中三年,六個學期,每一次都是第一名。你們應該學我,雖然你們現在修行不夠力,總有一天,你們也會在修行上有夠力,你就能夠成就,我是從最差的變成最好的。你看嘛!今天最好的是甚麼?

你修白蓮花王,你會得到如來的智慧(第四個重點)。
這個笑話也是講成績不好的嘛!有一個老奶奶,一早起來就哭,小明的爸爸趕緊安慰她。奶奶就講:「我昨天晚上夢見老伴。」小明的爸爸就講:「可不是清明節就要到了嗎?」奶奶講:「你爹說,很想你們。」小明的爸爸感嘆的講:「我也很想他啊!」奶奶接著講:「你爹還說,今年清明,不要帶小明去掃墓。」小明的爸爸不解:「為什麼呢?」奶奶講:「你爹他說,這小兔崽子,他去年不燒金紙給我,而是燒給我他的作業,我到現在還沒有做完。」唉!成績不好不要緊喔!跟著師尊,師尊教你們得如來的智慧。
這一個笑話是打小孩子的,怎麼搞的?妹妹去姐姐家,看到姐姐正在打小孩,妹妹說:「為什麼要打小孩?」姐姐講:「他今天在學校說謊。」妹妹說:「說謊要教育他,不一定要用打的啦!」姐姐講:「妳不了解,他跟老師說,阿姨要死了,所以要請假去見最後一面。」她妹妹說:「姐,妳打累了吧?換我來!」事不關己,關己則亂。我們當菩薩不是這樣的,雖然事情不關我,別人有難,我們還要去幫助他,這才是菩薩。佛跟菩薩都是一樣的,如來的智慧都是一樣的,你們的祖先關我甚麼事?我為什麼要讓車子撞兩個小時?還要淹到水裡?也要被火燒?只因為雖然是別人的祖先,也是我們的祖先,我們同樣是炎黃子孫,怎麼會不關你的事呢?當然關你的事啊!甚麼是炎黃子孫?大家知道炎帝跟黃帝,炎帝是誰?炎帝就是神農氏,黃帝是誰?黃帝就是軒轅氏,我們真佛宗真的是炎黃子孫啊!你看吧!我們還有一個黃帝雷藏寺在台灣,拜的就是軒轅氏,我們真佛宗的弟子,全部都是炎黃子孫,當然也有不是炎黃子孫的。
今天也有來自another country,從Australia來的,另外還有從Europe來的,還有從America來的,從Canada來的,他們也有白人,今天來的也有白人弟子。那麼,他不是炎黃子孫,你就將他趕出去嗎?當然不會啦!炎黃子孫的心胸是最寬大的,你看,我們講了一句話,「五湖四海皆兄弟,五百年前是一家」,你看,心胸寬大的只有我們華人,中國人啊!都是兄弟啊!一樣的,炎黃子孫更了不起,現在的炎黃子孫不得了了。

修持白蓮花王的第五個重點,你如果在人間,是大般若法王,是大智慧的法王。
我們有一個來自馬來西亞的李琪小妹妹,她只有九歲,她就能夠度眾生,就能夠說法,李琪小妹妹,妳在哪裡?在哪裡啊?妳站到台上來吧!

法王:李琪小妹妹,妳幾歲?
李琪:九歲。
法王:大家看看她的臉,很像香港的舒淇,她是小舒淇,她叫李琪。李琪啊!妳度幾個人來參加法會?
李琪:21個。
法王:妳度的都是像妳這樣的小朋友嗎?
李琪:大人。
法王:大人啊!妳是小孩子,怎麼可以度大人呢?
李琪:都是因為師尊。
法王:喔∼你看吧!她是我們的蓮花童子。一個小孩子度了20個大人來參加法會,了不起啊!
李琪:不知道。
法王:你跟他們講甚麼法?
李琪:很多法。
法王:很多法?妳懂得很多法啊?她自己有壇城耶!她一個小孩子,在她自己的房間裡面有壇城,她每天修法,九歲就每天修法。她度了20幾個大人來參加今天的法會,
李琪:在台灣也是。
法王:喔!妳在台灣也度了很多人?她的家在馬來西亞。
李琪:那個人在台灣等我們,因為飛機票已經沒有了,他在台灣等,因為在台灣還有一個法會。
法王:謝謝妳喔!妳的爸爸媽媽很偉大。她才九歲就可以度20幾個大人來參加今天的法會。所以在人間,會是大般若法王,李琪將來不得了,她也是般若的法王。

修白蓮花王能夠神通任運(第五個重點)、降伏四魔(第六個重點)。
有一個女子問大師:「大師,我長的這麼漂亮,每天都被一群男人死纏著,而且送禮物、請吃飯、看電影,我又很難拒絕別人,該怎麼辦?」大師默默的池塘裡舉起一瓢水,潑在女子的髮上,女子恍然大悟的說:「我懂了,你是要我心靜如水,對待世間萬物都以清澈的心態去面對,是嗎?」大師說:「沒有那麼複雜,妳只要將妝卸了,世界就平靜了。美不美一盆水,卸了妝全是鬼啊!」不過我們真佛宗所有的女士,所有的小姐,所有的太太們,ladies and gentlemen,每一個人的心地都是非常善良的。我們學了佛以後都是非常有智慧的,都是非常善良的,我們也是神通任運,也能夠降伏四魔,降伏一切魔障,其實魔障也就是你心裡的煩惱。另外還有所知障,你心裡面知道的變成你修行的障礙,魔其實就是你自己的內心,真正講起來是這樣。如果你能夠神通任運的話,只要你將你的心降伏了,你修了法了,通了脈了,明點能下降,拙火能夠昇起,當然是神通自在的啦!

師尊幾晚沒睡都是沒關係的啦!腳也不會軟。你們知道,有一次,我在香港大足球場的法會,連續昏睡5天,都沒吃的,哪裡有吃?那時候,是為了展現神通,讓坐輪椅的能夠站起來,讓癌症能夠消失,頭長瘤的,一顆很大的,一灌頂就好了,有證人沒有?有啊!蓮滿上師的姪子,蓮滿上師在這裡啊!
他是講廣東話的,他的姪子就是頭上長一個瘤,一灌頂就好了。為什麼會好?一個坐輪椅的小朋友,坐了三年啊!從輪椅上站起來。開始走路開始跳啊!那是我餓了5天,看到飯,吃了一口就吐,沒辦法吃耶!用甚麼度日啊?用西瓜汁,每天吃西瓜汁度日子,過了5天,昏睡5天,最後,走路是飄飄欲仙,走路用飄的,飄到法座上面。那時候,香港還剩下3度、4度,那一天,香港還下著雨,天花亂墜啊!連內褲都溼掉了,這樣都還在做法會啊!蓮華生大士的護摩,在大足球場,有去參加的舉手,還是有蠻多人去參加的。大家見證了從輪椅上站起來走,啞巴開始講話,瞎著眼睛的也可以張開眼啊!也真的能夠看見啊!腫瘤突然間消失掉,就是在那一次,以後再也不敢了。昏睡5天5夜,而且,吃的喝的,吃不成,只喝西瓜汁度日,連續5天。所以能夠神通任運,降伏四魔,這是真實的。

第七點,無垢光明自在。沒有污垢,告訴你,甚麼叫做無垢?白蓮花王寫的書《無垢光明論》,告訴大家,時間的巨輪都會轉動,一直在轉,過去的已經過去,不會再回來,也沒有了,現在的也會變成過去,未來的會變成現在,現在又會變成過去,你相信你的這世只是現在的你嗎?你沒有很多世嗎?你是原始人耶!你也是現代人,將來你也是未來人。
如果你願意在人間的話,但是人過去的已經過去了,大江東去浪濤盡,多少千古人物都流走了!古代的皇帝、聖賢、富豪、英雄、豪傑都已經過去了,現在的我正在說法,明天就變成過去了,沒有了,不可能有同樣的人,同樣的時間在這裡聽蓮生活佛盧勝彥說法,這會過去的。將來的、未來的也會變成現在,現在的又變成過去,所以無垢,惟甚麼存在?惟有佛性存在,就是光明。當我們修行成了佛,就是永遠的存在,真正的存在是佛性存在,一切的物質世界全部沒有了,絕對的。
跟你講,人生只有一句話,人生就像打電話,不是你先掛就是我先掛,統統一起掛。今天,老夫能夠坐在這裡,自稱老夫啊!因為已經是七旬老翁,孔夫子也是七旬老翁就走了。我已經是七旬老翁了,在古代早就走了。今天來能坐在這裡元氣やペ,這就是私ゾ盧ろコチア(勝彥),My name is Sheng-yen Lu。這時候,你就能夠自在了,無所謂,當然無所謂啦!為什麼要有所謂?為什麼要將事情放在心中?自找麻煩哪!本來人生就沒有甚麼事的,不是你掛就是我掛嘛!一個早掛,一個晚掛啊!哪有甚麼事?所以廣欽老和尚,講:「無來無去啊!無代誌(國語:無事)。」有甚麼事?哪有甚麼事?沒有甚麼事的?
所以不要將垃圾往自己的身上倒,只要垃圾能從你的身上拿走,忘了,你就是一個非常自在的人,你沒有煩惱,沒有痛苦,你自在的活得像一個活神仙一樣。今天我教大家,只要你修白蓮花王,本尊法早已寫在書上,你們看書就知道,裡面有修行的儀軌,所以我今天只講重點。修此法能有這樣大的成就,看看大家要不要修?當然要修啦!對不對?(對。)是不是?(是。)好不好?(好!)嗡嘛呢唄咪吽。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18 西雅圖雷藏寺
Joomla! is Free Software released under the GNU/GPL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