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月 2017 >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登入






遺失密碼

真佛宗

資訊
網路芳鄰

西雅圖雷藏寺
Ling Shen Ching Tze Temple
17012 NE 40th Court
Redmond, WA 98052-5491
U.S.A.

開放時間
星期一至星期六
9:30AM - 6:00PM
星期天
9:30AM - 5:00PM
星期六同修會*
8:00PM

* 星期六時間或有變動
請參考法務活動表 (月曆) 

電話: (425) 882-0916
Fax: (425) 883-7360

電子郵件: 這個email住址已經被防垃圾郵件程式保護,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

西雅圖雷藏寺電子郵件信箱沒有提供問事(求加持)的服務。
問事(求加持)的信件請直接郵寄到「宗委會辦事處」:
True Buddha Foundation
17102 NE 40th Court
Redmond, WA 98052-5479
U.S.A.

Tel: (425) 885-7573
Fax: (425) 883-2173

首頁 arrow 說法開示 arrow 《蓮生法王講大圓滿九次第法》只要修到無我 佛我就合一 2015/05/30
《蓮生法王講大圓滿九次第法》只要修到無我 佛我就合一 2015/05/30 列印
《蓮生法王講大圓滿九次第法》只要修到無我 佛我就合一 2015-5-30

<蓮生法王盧勝彥2015年5月30日西雅圖雷藏寺週六同修「準提佛母本尊法」大圓滿法第143講開示>

首先我們敬禮傳承祖師,敬禮了鳴和尚,敬禮薩迦證空上師,敬禮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敬禮吐登達爾吉上師,再敬禮傳準提法的普方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大準提佛母」。

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大家晚安。今天我們的特別貴賓是中華民國行政院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廖東周秘書長夫人Judy師姐,Judy講廖大使下禮拜會回來西雅圖,真佛宗宗務委員會會計師Teresa師姐、真佛宗宗委會法律顧問周慧芳律師、台灣中天電視台「給你點上心燈」節目製作人徐雅琪師姐、天音雅樂團的團員廖師姐和林師姐。大家晚安!大家好!(國語)你好!大家好!(廣東話) and Aloha!她曾經住在夏威夷,也曾經到過台灣雷藏寺,每個禮拜六下午參加我們的同修,到了我要離開台灣的時候,我跟她講:「妳要回西雅圖喔!」她說好。她很有信用,她今天就回西雅圖,她是住在夏威夷,我不知道她的名字。我只叫她Aloha,Aloha娘(日文むすめ:小姐),愛してる,歡迎妳來。另外還有高雄大義學會林立人講師,他們帶了很多同門來,還有從台北來的師兄姐,還有從巴拿馬來的,都是從很遠地方來的,還有印尼雅加達。她是雅加達的嗎?喔!棉蘭!更遠!有芝加哥來的嗎?你們沒有自我介紹啊!師母告訴我,有幾位芝加哥的美女都到了。
西雅圖雷藏寺是「興遠方」,甚麼叫做「興遠方」,意思就是遠方的都會來,附近鄰居的都不會來。從溫哥華來的很多,對不對?其實西雅圖的就是固定那幾位,看的都是老面孔,不過都是印在師尊的心裡。很奇怪喔!只要遠方的同門一離開之後,西雅圖就剩下沒幾個,這也是很怪,無常!祖廟雖然小,各地的分寺都很大。這是真佛宗開發的祖廟,開始的祖廟,祖廟始終是最小的,發展到外面去的temple都是很大,每一間都是很大,都比祖廟還大,這叫做發揚光大。不過回到祖廟有一個好處,你們如果回來的話,很容易看到師尊,可以閒話家常,你如果到別的地方,像是到台灣雷藏寺,你只能遠遠看,師尊變得這麼小,坐在法座上,你想要跟我談一個話,很難很困難。但是在西雅圖雷藏寺,大家吃飯在一起,可以聊天,閒話家常,可以繞佛,有甚麼困難,可以拿著單子隨便一問,就要幫你們解答,太方便了。

◎明天是「無我母」的護摩,是在彩虹山莊舉行。佛的三法印是「諸行無常」、「諸法無我」跟「涅槃寂靜」。其中一個談到的就是「無我」,「無我母」就是從這裡出生的,諸行無常,諸法無我表示法沒有自性。也可以這樣講,在整個宇宙的天心裡面,都是無我的,只要修到無我的境界,你就可以跟宇宙融合成為一片,這是一個重點。

所以明天「無我母」的護摩,你們得到灌頂以後,你們要常想「無我」這兩個字的重要,因為有這兩個字的話,甚麼煩惱都沒有了。所有一切煩惱,就是由「有我」產生,沒有這個「我」,你根本甚麼煩惱都沒有。所以要去除煩惱,你就要常常做「無我」想,煩惱就沒有了。佛告訴我們,要做「無常」想,要做「無我」想,還要做「涅槃寂靜」想,這是非常重要的三法印。所以希望明天大家能夠多多主祈,因為祂是很大的一個法。「無我」法是一個很大的法,你只要修到「無我」,天人就合一了,佛我就合一了,本尊就跟我合一了,就相應了,這是一個根本。
最近我在吃飯時聽蓮旺上師講,達賴喇嘛最近在印度的西藏村做法會時,他講他已經八十歲了,他比我多十歲喔!應該是八十一了。他講他的身體很好,他講他自己可以再活十五年、二十年到一百歲都沒有問題。當我聽了以後,我們當然祝福他健康、長壽。健康的英文怎麼講?(healthy)但是長壽我知道,是 long life,我經常忘掉健康,我只會講葡萄牙語,我們祝福他健康長壽。
不過我的想法跟他是不一樣的,因為我經常做「無常」想。甚麼是「無常」想?我今天健康,明天不一定健康,我是常常這樣想。「這樣不是太憂鬱了嗎?祢應該要往快樂方面想。」甚麼叫做快樂?心裡平靜就是快樂,沒有煩惱就是快樂,做「無常」想就是快樂。我並沒有煩惱生跟死的問題,我常常做「無常」想,今天身體的健康,不一定你明天就生病了。像我回台灣的時候,第一天回去很好,在機場開記者會,那時候鄭文燦還沒當選桃園縣縣長,他來機場來接機,現在他當了桃園縣長。這也是無常啊!本來是沒有人看好的,他居然當選了桃園縣長。我在機場開記者會的時候,身體很健康啊!我還坐高鐵,一個美女還坐在我旁邊,我們一直聊天聊到台中,覺得話還沒有聊完就已經到台中了。下了車了,心情特別愉快,那天吃得也很好,睡得很安穩,第二天醒來,哇!感冒了,咳嗽了,回台灣的第二天就咳嗽了。阿彌陀佛!無常啊!我也不敢保證,我現在七十一,身體看起來還蠻不錯的,我的氣色也蠻好,但是我現在不敢講我能夠活到幾歲,因為不敢想也不敢講。雖然師尊可以跟佛菩薩溝通,我跟佛菩薩之間有連結,由那邊的意識傳達給我,我沒辦法活到一百歲,但是也可以活幾年,但是我也不敢保證佛菩薩講的就是真實的。所以我每一天晚上都在準備往生。Every night I study dharma. I want to go to the West Very Happy Buddha Land. 每晚我都想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每天晚上都是做這樣的修行和修法。我已經在準備往生了,從來沒有想過能夠在這娑婆世界活多久,我是屬於無我想,沒有想我自己怎麼樣,我只是每天晚上準備往生,所以每天晚上修法就是修能夠往生。

我也知道身體無常啊!你得個cancer癌症,其實半年就得了,不要說半年,你在這時候去檢查身體還好好的,幾個月後,你再去檢查身體,你就得了cancer癌症,誰敢保證你能夠活多久!?I  don't think so. Who can have a long life?這就是我跟達賴喇嘛想法不同的地方。我是隨時做「無常」想,隨時做「無我」想,隨時準備往生,不敢想自己的壽命有多久,這是講出我跟達賴喇嘛不同的地方。當然我們也祝福達賴喇嘛能夠活到一百多歲,一百二十歲也可以,甚至更長,我們祝福達賴喇嘛健康長壽。

◎師尊是屬於虛空的,不屬於我個人的。我每一天活得能夠happy,心裡非常的靜,非常的心安就已經很好了。
前一個禮拜咳嗽,在法座上咳得很厲害,其實現在喉嚨也不是很好,還不是完全好。前一個禮拜在法座上咳嗽,回去以後也是咳得蠻厲害的,每天晚上都要咳一個小時,只要躺下來就咳一個小時才能夠睡得著。睡著就不咳了,睡不著就拼命咳,這時候就有一個鬼出現。師尊家裡很多鬼。我不瞞你,今天有很多鬼在我家裡出現,走到哪裡,祂們就閃到哪裡。我走過去,祂們都會閃,一閃的話就撞到牆壁發出聲音砰!廁所也發出響聲,浴室也發出響聲。我半夜起床,祂們也在後面發出響聲。我到化食供養的地方也響聲,到處響。我走到哪裡到處都響,那些鬼都躲我,跑來跑去,因為我化食是無遮嘛!我沒有結界就化食,所以祂們都住到我家裡來。當我要離開西雅圖的時候,祂們就一起打包走了,因為祂們知道我要走了,沒有甘露化食給祂們了,祂們每個人就打包,我還沒走,祂們就已經走光了。但我一回來,祂們就來了。
前幾天咳嗽,有一個鬼就出現,祂說:「盧師尊啊!祢是一個法王,是一個仁波切,是活佛,祢弟子有五百萬眾,祢的法力很大,祢經常化食給我們,祢也知道我們存在。現在我笑祢,祢天天在治別人的毛病,哪個人有甚麼毛病,祢天天加持都好了。祢連自己一個小小的咳嗽都治不好,祢去死好了。」喔!這是很大的侮辱耶!「連一個小小的咳嗽都治不好,但是祢能夠治別人,己身都不治,如何治國平天下?如何救度眾生?」我聽了,內心感到很慚愧。我真的有跟師母講:「我要死了。」我連續跟她講兩、三天,我實在不想活在這世間,我真的想死,「己身的咳嗽都治不好,祢如何救度眾生?」我跟師母講:「死了算了,人家鬼都叫我死。」我就問鬼:「我死了對祢有甚麼好處?」祂說:「祢死了,我們可以在一起耶!」天啊!原來是女鬼!阿彌陀佛!我死了就變成祂的丈夫husband,哪有那麼容易?對不對?我還有很多朋友,還有師母啊!對不對?最主要還有師母啊!男的朋友也有,女的朋友也有,有很多朋友的,怎麼可以捨棄這世間呢?所以我一定要抵抗祂。

◎其實佛陀也有解釋,當初佛陀有偏頭痛,祂跟弟子們講:「我為什麼有偏頭痛呢?因為我在前幾世,生在一個小漁村的釋迦族裡面。釋迦族人出海捕魚,抓了一條大魚回來,那條大魚是一個王死了以後轉世的,是釋迦族的敵人,卻被釋迦族的人抓到小漁村裡面。」佛陀當時是小孩子,祂很淘氣,祂跑到魚的頭上用東西敲魚的頭,敲敲敲敲,敲得魚的頭很痛。因為有這個因果關係存在,所以祂有偏頭痛,佛講祂自己的因果,偏頭痛是很痛苦的。佛的偏頭痛是有因果的。
所以我想,師尊的咳嗽一定也是有因果存在的,所以會咳。但是咳嗽是小毛病,是會好的。
有一次我去看一個醫生,我問說:「我皮膚的這個毛病會好嗎?」他說:「會好。」然後我又問他:「還會再有同樣的毛病嗎?」他說:「會。」我問說:「會好,為什麼不能永遠好?」醫生就回答我:「那我們吃甚麼?」然後他再反問我:「請問盧師尊,祢會感冒嗎?」我說:「會。」「祢的感冒會好嗎?」我說:「會。」「會再感冒嗎?」「會。」醫生講:「那就對了。」人就是這樣,誰都會感冒,誰都會好,但是還是會感冒,就是這個道理。我問醫生:「甚麼時候,病會完全好?」他說:「死了就好。」人都是有病的,但是死了絕對沒病。你看我們有很多弟子當牙科醫師,像莊醫師,人活著的時候會蛀牙,死了以後就開始不會蛀牙。任何一個病,到了死了,甚麼病都沒有了。所以有些修行人,會在他自己的床頭寫一個大字「死」,勉勵自己常常做「死」想,這樣就能夠更加的精進。像普方上師,祂是教授準提法的,祂在很年輕的時候,大概五十幾吧?祂就離開人間。有一個教我經懺的師父,叫做善賜法師,他也是五十幾的時候,在他拜大悲懺的當中,突然之間就死了,就走了。還有我皈依的顯教師父道安法師,他在浴室滑一跤,他就走了。無常啊!都是無常,有在拜懺當中就走了,有在浴室滑一跤就走了,所以我們常常講無常的道理,所以我常常做「無常」想,也就是自己做「無常」想,做「無我」想,做「涅槃寂靜」想,這樣很好。

◎我講一下《大圓滿法》,「我寫到這裡,也許尚有許多密宗行者看不懂,我解說如下:修密法的人,欲得『神足通』,唯修『寶座法』可得之,蓮華生大士顯現,教導我修寶座法,教導我的坐勢及手如何按住『脈竅』,如此元神出入時,皆有寶座托住,既有寶座托住當然可以天上地下任遨遊,十方佛國皆可去得。」
喉嚨又癢,要做「無常」想,這世界上有很多很奇怪的事情。講一個笑話,「學問之美,在於使人一頭霧水;詩歌之美,在於煽動男女出軌;女人之美,在於蠢得無怨無悔;男人之美,在於說得白日見鬼。」這是一個笑話。說法那麼多年,從來沒有這樣,西雅圖的空氣雖好,我本來沒有花粉的,回來變成過敏,我不如回台灣去好了,這不是感冒耶!第一個沒有發燒,沒有流鼻涕,甚麼都沒有,就是這樣,說西雅圖空氣好,是沒有錯啊!我很喜歡回來呼吸西雅圖的空氣,但是回來,一呼吸,空氣裡面有毒耶!有花粉耶!花粉就是毒耶!對不對?我說法將近四十年,從來沒有在法座上咳嗽的,我昨天晚上一直喊:「瑤池金母救我!」現在也喊:「瑤池金母救救我!」

這裡有一個笑話,有一個先生休假,當他休假的時候都躺在床上,太太問他:「為什麼你每一次休假,你就躺在床上?」先生就回答:「我是在學佛。」太太就問他:「學佛?為什麼臥在床上?」他說:「我學的是臥佛。」「好。」他太太就去拿一個臉盆,裝了水,從他頭上淋下去,他從床上跳起來,說:「妳這是幹甚麼?」「我是在浴佛。」任何事情都有一些例外的。師尊說法從來沒有咳嗽,講了差不多有四十年,很少在法座上面咳嗽,根本沒有。雖然我回台灣的時候,我第二天就感冒咳嗽,但是只要一上法座,佛菩薩就加持我,讓我不會咳,我咳嗽一個月,大家都知道我咳嗽,但是我在法座上居然絕對不會咳的。今天回到西雅圖雷藏寺,居然在法座上,上個禮拜也咳,這個禮拜也咳,甚麼意思?有時候我會誤會佛菩薩,為什麼台灣雷藏寺的佛菩薩會加持我不會咳,而西雅圖雷藏寺的佛菩薩都不加持我?為什麼?Why?問德輝上師啊!他是西雅圖雷藏寺的住持,每一尊都問,哪一尊沒有加持我?是瑤池金母嗎?不會。瑤池金母是我相應的本尊,不會不加持我。是觀世音菩薩嗎?也不會的,祂很慈悲的。是哪一尊啊?我要看一下,一定是達摩祖師,因為祂的眼睛閉著根本不看我,祂在入禪定,沒有理我。所以沒有加持。

  再講一個笑話,到外面吃飯,我對服務員說:「一碗牛肉麵,湯要淡。」幾秒鐘後我突然意識到可能造成誤會,又補充了一句:「我說的淡是鹹淡的淡,不是雞蛋的蛋。你可不要在我麵裡加個雞蛋啊。」服務員笑著說:「明白,是鹹淡的淡。」幾分鐘後麵端上來了,裡面果然有個鹹蛋。這就是誤會。佛菩薩都是很慈悲的,每一尊都很慈悲,像地藏王菩薩,祂就跟我很接近,像阿彌陀佛,祂也跟我很接近。我的房間裡面有一尊金剛瑜伽母,跟我最接近,你們從來沒有看過,師母看過,非常的漂亮,非常的美,身材非常的棒,曲線玲瓏。有一天祂顯現,師尊就跟祂講栂ay I kiss you??(我可以吻妳嗎)我這個人就是習慣徵求人家同意,然後那個金剛瑜伽母講辻o�,但是我一想,如果女生講No,就是要的意思,我就吻了祂。妳(師母)不要怪我,金剛瑜伽母是無形的,吻無形的沒有甚麼罪。接著祂就飛上天,祂跟我講:「祢不可以有這種想法,我雖然是金剛瑜伽母,但是我是空行,祢是一個導師,祢不能因為我長得很漂亮,祢就吻我。我變個身給祢看!」祂就變身,哇!全身漆黑的,像煤炭一樣,青面獠牙,空行母也有青面獠牙的,就像大吉祥天一樣,在唐卡裡面畫出來的大吉祥天是很兇猛的一個神,金剛瑜伽母就變成兇猛。祂問說:「我變這樣,祢還吻我嗎?」師尊就講 : 「誰知道祢會變那麼美?現在又變成這樣,誰敢吻祢?」祂說:「祢既然吻了我,那麼,我會給祢一個考驗。」這就是我咳嗽的原因。咳嗽也有原因的。剛剛那邊也有人咳嗽,不知吻了誰?真的!跟空行接吻也不行,祂說:「祢還有美跟醜的觀念。」金剛瑜伽母跟我講:「我美的時候,祢就吻我,我醜的時候,祢就不吻我,這是不對的。祢要像蓮華生大士的教導一樣,沒有美跟醜的分別。」五蘊裡面就有,色,你看到了美,就是看到了色,你吻祂。不是色的時候,你也吻祂,這才是對的。「如果我變成這樣,祢還吻我的話,我就不會懲罰祢,可見祢還有美跟醜的觀念在裡面,就是要懲罰祢。」吻了空行母也是有因果,真的!告訴你,不是佛菩薩不保佑我,是因為我吻了空行母。

◎寶座法,是真的有神足通的,像是我們在飛行的時候,有時候是站在蓮花上面,蓮花也等於是一個寶座,所以蓮華部本身也有一個寶座,寶座法就是你足下,你腳底下的,需要用的,它就是一種法,就是一種神足通。所以蓮華生大士講,只要修好寶座法,你就會顯現你的神足。像是我們修蓮華部的,就是修蓮花。其實蓮花是什麼呢?跟大家講過,就是你的腸,腸子就是蓮花,在你的身上都有。

一位男士去辦手機申請,他靦腆地拿出雙證件。櫃台小姐一看姓名欄 : 「高賽(台語:狗屎)。」她瞄了男士一眼,男士很不好意思低下頭。此時,聰明小姐立即緩和了彼此尷尬,說 : 「好巧!我先生跟你同名但不同姓,我先生姓賈(台語:吃屎)。」男士一聽,從椅上摔下來。聽得懂嗎?台灣話,這小姐腦筋很好,她靈機一動,就這樣了。師尊看每一個同門都是一樣的,師尊不能分哪一個是比較漂亮的,就跟她多親近,哪一個是長得比較醜的,就不跟她親近,或者是哪一個男士長的又高又帥又美又有才華又有錢的,高、富、帥。我們不能有分別,或者是哪一個人很貧窮的,就有分別。不應該這樣,應該是平等,要平等視眾生。按照蓮華生大士講的意思也是這樣,祂在五蘊灌頂裡面就提到這麼多。

有兩個軍隊在交戰,砲火如雷,一個士兵對一個長官比出一個勝利的手勢,長官就說:「我們勝利了嗎?」士兵講:「不是,我的意思是說只剩下我們兩個。」有時候一個手勢,我們常在比YA!這個手勢,有時候比這樣是很好的。有時候是這樣,意思是「剩下我們兩個」,兩人同行,也是很好。好跟不好,在某些場合裡面會出現的。師尊今天講,達賴喇嘛的觀點,他說他的身體很健康,要活到一百歲,而我是常常做「無常」想,我不敢說我會活到一百歲,絕對不敢。也不敢說我會活到八十歲,我連八十歲都不敢想,也不敢想我會活到九十歲,我絕對不做這樣想。我活一天,就是要快樂一天。活一天,就是要修法一天。活一天,還是要感恩一天。我仍然感恩金剛瑜伽母給我的加持,很好的加持。我今天又看到祂,祂又出現,還是那麼美。我又問祂栂ay I kiss you?�我問同樣的問題,祂回答:塀es.�祂說okay,可以。所以我吻了祂一下就下樓。沒關係!那是無形,妳(師母)不要眼睛瞪得那麼大看著我。我真的是吻了祂,我今天下來出門的時候,祂說壗kay�,我就吻了祂。我以為我的喉嚨就會好,無常啊!阿彌陀佛!嗡嘛呢唄咪吽。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17 西雅圖雷藏寺
Joomla! is Free Software released under the GNU/GPL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