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月 2019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4 5

登入






遺失密碼

真佛宗

資訊
網路芳鄰

西雅圖雷藏寺
Ling Shen Ching Tze Temple
17012 NE 40th Court
Redmond, WA 98052-5491
U.S.A.

開放時間:

星期一至星期六
9:30 AM - 6:00 PM

星期六同修會*
8:00 PM - 10:00 PM
若白天有法會,則當晚的同修取消。

星期天
9:30 AM - 1:00 PM

* 星期六時間或有變動
請參考法務活動表 (月曆)

電話: (425) 882-0916
Fax: (425) 883-7360
首頁 arrow 說法開示 arrow 《蓮生法王講大圓滿九次第法》 大圓滿法-調伏與對治2014/8/30
《蓮生法王講大圓滿九次第法》 大圓滿法-調伏與對治2014/8/30 列印
《蓮生法王講大圓滿九次第法》

大圓滿法-調伏與對治

<蓮生法王盧勝彥2014年8月30日西雅圖雷藏寺同修「藥師佛本尊法」大圓滿法第92講開示>

  敬禮傳承祖師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今天的同修本尊「藥師琉璃光如來及其眷屬」。

  師母,吐登悉地仁波切,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今天與會的貴賓是中華民國行政院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秘書長廖東周大使及夫人Judy師姐、真佛宗宗委會會計師Teresa師姐、真佛宗法律顧問羅日良律師、黃月琴律師,中天電視台「給你點上心燈」節目製作人徐雅琪師姐、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皇室綠野集團總裁林坤音師姐、林淑華醫師、許鴻春藥劑師及家人、李家霖醫師。今天的與會大眾中有很多的貴賓,但都沒有報名貴賓。所以,大家今天都是貴賓。大家晚安!Selamat malam!(印尼文:晚上好)你好!大家好!(廣東話)唔該!唔該晒!(廣東話:謝謝大家)有來自很多國家的,法國來的老是說為什麼沒講法語的問候,我只會一句,Merci Beaucoup!(法文:感謝您來)另外,還有來自巴西的,巴西的話應該講Saude!(葡文:大家健康)(日文:晚上好)越南的是Nguoi(越南文:人),還有西班牙語Hola Amigo!(西班牙文:您好)泰國的Sawadika!(泰文:你好)總之,大家好(廣東話)大家好!(國語)

  剛剛我們修的是藥師佛本尊法,藥師佛是東方琉璃世界的教主,一般被列為是與阿閦佛的異名同體。因為阿閦如來、不動佛、藥師琉璃光王佛都在東方,阿閦佛跟藥師琉璃光王佛有一個世界叫做琉璃世界,等於佛國淨土。我們持咒唸佛都是想要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其實東方藥師如來的淨土一樣是很莊嚴,非常殊勝,很好的一個地方,也是一個很好的佛國。藥師佛本尊最大的法就是七佛藥師的法會,是藥師的壇城和修持的方法。藥師如來為什麼稱為藥師?因為在祂的願望中,希望能夠以祂的名字跟祂的經典,免除眾生疾病的痛苦。人生最大的苦是病苦,只要得到很嚴重的疾病,你會感覺到在這世界上甚麼都不需要,那時候欲望統統都沒有了,只剩下一個欲望,就是希望病能夠好。但是等到病好了,你的欲望又有了。人就是這樣,人在疾病的時候,可以講是萬念俱灰,所有欲望念頭全部沒有,唯一的期望就是病能夠好。

  我從上個禮拜開始問事,這禮拜也有問事,差不多問了半個月的時間。進來問的同門有兩種痛:這裡痛跟那裡痛;也是兩種病:這裡病,那裡也病。唉!病業實在是太苦了,人生最大的苦,應該還是病苦。上回修藥師佛的時候我不是講過嗎?張飛說他自己是天不怕,地不怕,甚麼都不怕,孔明在旁邊搖扇子,「你還有一怕。」張飛講:「哪裡?我甚麼都不怕。」孔明講:「病,怕不怕?」張飛一聽馬上從馬上掉下來,還是怕的。人再怎麼樣強壯,都是怕病的。不要以為你的身體非常的健康,你去檢查的時候,突然檢查出有一個無藥可治的病在你身上,這時候你就開始怕了,而且蒼老的很快,很快的。因為這個病,你的整個人生都變成灰色;你整個人意志消沉,覺得人生甚麼都沒有了。所以想想,師尊七十歲了,只有在隱居的那一段時間有一個病苦,除了這個以外,我不知道甚麼是病,我不知道甚麼是痛。人家有四十腰,有五十肩,師尊到了七十都還沒有。這是佛菩薩保佑,瑤池金母保佑,還有所有的神將保佑,沒讓我感覺到病苦,實在是很幸運。

  你想想看,太陽每天都很猛烈,像今年的夏天很熱,但是太陽在最熱以後,慢慢變成不熱;再來,進入秋天,也會變涼;到了冬天就會變寒酷,這也是一種太陽的無常。我們看月亮是最清楚了,每一天都在變,到了十五的時候最圓,到了最圓滿的時候就開始虧了。

◎所以,佛陀講「無常」,不只是指天,不只是指地,還有指我們人類也是無常。你看,生意最好最旺的時候,突然發布一個消息:「你的東西含有致癌物質。」一下子,生意就破滅了。這也就是講,有興旺的時候必然有衰退的時候;就像身體一樣,有壯年一定有老年,老了以後,老跟病是在一起的。在密教的祝福裡面,我們經常祝福人家,常常說「札希爹列(如意吉祥)」,再來是「祝福你健康長壽」。不過,健康是可以的;長壽就不一定健康了。你一長壽,到了七十歲、八十歲、九十歲,你就會有病出來;到了老年,很多的毛病就出來了。所以,長壽不等於健康。如果能健康又長壽,那是非常好的,最吉祥的。

  我們常常祈求「日吉祥、夜吉祥,一日六時恆吉祥,一切吉祥中之者,祈願本尊攝受,上師加持,護法擁戴。」在這裡祈求藥師琉璃光如來,加持眾等,能夠將身上的病業全部拔除,如藥師琉璃光如來的願望一樣,讓大家身體健康,長壽自在。

  我發覺大家的病業很重,生病感冒,感冒倒是不要緊,如果像是中了伊波拉病毒的,我們這裡有西非來的同門,在不在這裡?在那裡,他是西非來的,他說兩個禮拜以前,他還在西非。你是哪一個國家來的?奈及利亞。我問過佛菩薩了,他沒有伊波拉病毒。奈及利亞是伊波拉很厲害的疫區,他來的時候,幫他check一下了,沒有,沒有就放心了。他已經來了兩個禮拜?沒問題啦!大家安啦!像這種病,真的是很難測,非常難測,像這種病毒,你又看不到,細菌你也看不到。但是講實在話,師尊身體的免疫力真的是很強。在台灣,很多人都有B型肝炎,這幾年,我半年在台灣,半年在美國,我講過,我回台灣的時候,路邊攤我也吃啊!每一次吃路邊攤,他們只用一個水桶洗所有客人的碗,但是我看不到啊!我一年檢查一次身體,我回到美國檢查,抽血檢查,一檢查,「欸?你的血液裡有B型肝炎的細菌。」我說完了,我從來不打預防針的,師母是甚麼預防針都打。

  我們曾經有十八個人去印度,總共要打九種預防針,我是一種都沒打。去了印度以後,到了一個叫做「瓦拉拉希」的地方,那是一個具有五千年歷史的城市喔!在恆河旁邊,是印度教的一個重鎮,大家去到那裡以後,每一個人都「完了拉稀」,全部都拉肚子,只有師尊一個人放的都是金條,沒有「完了拉稀」。所以當我回美國抽血檢查,「你有B型肝炎的細菌。」但是醫生說:「你實在是太幸運了,因為所有B型肝炎的細菌進到你的身體,你的免疫力發揮,將所有的細菌統統殺死,你所有B型肝炎的細菌都是死的。」也就是我的免疫力大過B型肝炎的細菌,將所有不管是A型、B型、C型、重型、輕型肝炎的細菌統統都kill殺死,所以,師尊是很健康的,放心。我問說我要打B型肝炎的預防針嗎?醫生說:「不用,因為你早就將細菌全部殺死,你身體的防禦力已經很習慣那種細菌,再怎麼樣的細菌進來,全部殺死。」所以,能夠吃掉細菌的人就是師尊。每一次有感冒細菌進來,我都會知道,然後,我的身體裡面就開始運作,將這些細菌全部殺死,有人感冒了,我就將他的細菌吃掉,我也能夠吃掉別人感冒的細菌,這功夫很厲害,實在也不錯啦!感謝瑤池金母、諸佛菩薩、金剛、護法、空行、諸天,讓我到現在身體都很強壯,到了七十歲,我還能咬甘蔗,眼睛看得非常清楚,開車也不用戴眼鏡,寫文章也不用戴眼鏡,看報紙也不用戴眼鏡,這麼小的字我都看得到,都看得很清楚。這是報紙上最小的字了。

  有三個小孩子在比誰的爸爸比較快,第一個小孩講:「我爸爸最快了,桌上的咖啡杯掉下來,他可以在杯子掉到地面之前將杯子接住。」這是很快,但是也可能是巧合。第二個小孩講:「我爸爸才快了,我爸爸去打獵,在兩百尺外射中一頭鹿,在鹿摔倒到地面之前,他可以衝上去將鹿扶住。」第三個小孩講:「我爸爸是公務人員,每天五點下班,他四點半就到家了。」這最快了。
◎你們看,師尊看報紙不用戴眼鏡,我也沒有雷射眼睛,你們不要以為師尊一定有偷偷跑去雷射眼睛,矯正自己的近視,沒有!我沒有雷射眼睛,蓮主上師有雷射眼睛,他以前是戴眼鏡的,現在不用戴,也蠻好的。蓮世有沒有去雷射?沒有啊!所以你戴眼鏡嘛!我沒有雷射眼睛,自然而然,眼睛就是很好,晚上開車也不用戴眼鏡,七十歲了都還不用戴眼鏡。你看,師母有戴眼鏡耶!她有兩副眼鏡,一個是老花,另一個呢?是怕光。我的眼睛很好,所以,我一切看得很清楚。

  不像這個笑話,看得不清楚,某一天,一個月黑風高的晚上,有一名搶匪在缺錢之下,突破層層的關卡,進入銀行的保險櫃。搶匪打開其中一個保險櫃,卻只見裡面放了果凍。他就打開其他的保險櫃,發覺每個櫃子全部都是果凍,一氣之下,他就將所有的果凍吃掉。隔天,該名歹徒起床,下樓買了一份報紙,準備看看自己的豐功偉業,結果,報紙的頭條是這麼寫的:「瘋狂的歹徒,精子銀行被盜。」偷錯了,那個會有營養嗎?我不知道。不過師尊七十歲了,以一般人來講,有一個很有名的作家說:「七十歲了,不用進去情趣商品店。」因為情趣商品已經對你沒有用了,七十歲差不多是叮叮了,也就是死了。其實,講叮叮,也是講四大喜事:第一件事,洞房花燭夜,很高興的事情;第二件事,金榜題名時,是很高興的事情;第三件事,他鄉遇故知,都是很高興的事情;第四件事,久旱逢甘霖,這都是很高興的事情。其中最高興的當然是洞房花燭夜,不過卻不舉就是最悲慘的事。七十歲所謂叮叮,就是差不多了。不過放心好了,藥師如來非常地照顧師尊。

  這裡又有一個笑話,有一次出去玩,在一個遠房的親戚家住了兩天,那裡有個風俗,就是認為小孩子尿是最乾淨的,他們是用童子尿來煮雞蛋,說是吃了會非常的養身。問題是我哪裡敢吃,無奈的是人家熱情一直勸我吃,沒辦法,我只好答:「我不愛吃雞蛋。」可是,我那親戚更可愛,他說:「那麼,你喝點湯吧!」在中國古代的童子尿,指的是小孩子在一歲到六歲之間,他的小便叫做童子尿,在中醫裡面叫做回籠水,剛出來的尿,頭段不要,尾段不要,只取中間那一段,那也是一種藥材,是很好的藥材,真的是有童子尿。喝童子尿是日本人發明的。有一次,在日本旅行,遊覽車在高速公路上突然停下來,「怎麼回事?」看到司機走下來,在bus旁邊就小便了,這是我親眼看到的。是不是這樣?日本先生,真的嗎?有沒有這樣?他講「hi」就是「是」。

◎再講《密教大圓滿》,「在真言密教方面,有了『作密』、『行密』、『密應』(瑜伽密和無上密)。釋迦牟尼佛在世間『宣說二萬一千調伏藏,調伏貪欲煩惱之對治。宣說二萬一千契經藏,調伏瞋恚煩惱之對治。宣說二萬一千對法藏,調伏愚癡煩惱之對治。再宣說二萬一千第四藏,調伏三毒等分之對治。』」三毒就是貪、瞋、癡。所以,有講對付貪的,對付瞋的,對付愚癡的,這些主要都是在對治方面。

  我們有貪、瞋、癡、疑、慢的種種煩惱,屬於心理上的,佛陀就講對治法,以甚麼來對治貪,以甚麼來對治瞋,以甚麼來對治癡,所以佛陀就講了「三無漏學」。甚麼是「三無漏學」?戒、定、慧。對付貪的就用戒律,像欲望、野心都是屬於貪。如果你完全沒有欲望,或者是你有欲望,但是你在欲望的範圍之內,有一條繩子,如果超過繩子的界線,你就是屬於貪。這條繩子叫做戒律。你看佛教的戒律,首先有五戒,戒殺生、戒偷盜、戒邪淫、戒妄語、戒喝酒,這五種一定要守住,這就是一種戒律,戒律可以調伏貪。調伏瞋就是用定力,你要將憤怒的心降伏住,就是要靠你的定力;任何時候,都要靠你的定力來降伏你自己的瞋,不可以發怒,不可以激動,都是要靠你的定力。所以學佛的人是行如風,坐如鐘,立如松,臥如弓,行住坐臥是有規矩的。師尊說法的時候,一定坐直直的,不會彎腰駝背,一定要坐的很正,這是一種定的功夫。另外以智慧來對付愚癡。你必須要學習如來的智慧,你一旦有了如來的智慧,才能將愚癡調伏;很多很愚笨、愚蠢的行為,用如來的智慧來調伏。因此,戒、定、慧是對治貪、瞋、癡的,這就是對治法。

◎佛在講法當中,有所謂的資糧道,資糧道是甚麼?是修善的,行一切的善事,做一個正正當當的善人;再利用戒、定、慧對治貪、瞋、癡,我們聽了都可以明白,也就是「調伏三毒等分之對治」,就是佛在講法中的「對治法」。

  最後,佛才講到真正的第一義,佛教真正的第一義叫做明心。「『大圓滿法』的第一位轉法輪者,即是『太初古佛婆仙如來』的神通任運。現在的「大圓滿法」被西藏人稱為『內續部三瑜伽』,也即是『內乘生起、圓滿、大圓滿』,梵音『摩訶、阿努、阿底』三續部。」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摩訶瑜伽、阿努瑜伽和阿底瑜伽三續部。摩訶瑜伽就是無上部和瑜伽部,阿努瑜伽就是明心,也就是佛陀講的第一義,而阿底瑜伽就是見性。

  今天坐計程車出去,我叫司機大哥開快一點,沒想到速度快到我都看不清楚路人,連闖四個紅燈。我擔心地問司機大哥:「不用那麼急,不然會讓你吊銷駕照。」只見司機大哥很淡定地說:「放心,我根本沒有駕照。」這笑話代表甚麼?學佛就是在戒之上,要懂得這個戒字,不能夠太超過。像這客人是很急,想請司機開快一點,沒想到司機開的比想像的更快,這是犯戒的,過跟不及都屬於犯戒。超過了,你就犯了戒;完全沒有,也犯了戒。

◎現在人有兩種病,一個是躁鬱症,一個是憂鬱症,躁鬱症就是性子太急躁了,一發怒就會打人;憂鬱症就好像自閉,甚麼都不想做,甚麼都沒有興趣,甚麼事情都很慢。躁鬱症是會殺人的,就是太超過了;憂鬱症是會自殺的,因為實在是甚麼都沒有樂趣,人生沒有樂趣。

  我講過一個比喻,有躁鬱症的人,急的時候就是這樣(師尊示範)。憂鬱呢?(師尊示範)一個是躁鬱,一個是憂鬱。我當然不是要講我們的上師,西雅圖雷藏寺有兩個極端,蓮寧上師以前的綽號叫做雷公,他只要一急起來就會來回踱步,會走來走去,一直不停地繞,他現在已經在界線以下了,已經不躁鬱了,已經變得很好。以前,我們出去旅行,我跟他的姐姐講 : 「奇怪,蓮寧上師�」她說:「我知道我弟弟啦!只要他一急起來,他就會一直走來走去。」你姐姐在多倫多買了一個地方給你住吧?她常常看見你在那邊走來走去,一直不停。她說:「這我們已經看習慣了。」不過,好像好一點了,現在好像變得沉著,可以有改變,這是好的現象。我們的住持德輝上師,他始終是很穩的,非常穩,他想的事情很多,給他一,他會想到十。他自己講是因為他偵探小說看很多;所以給他一個現象,他就會分析半天,將事情可能發生的現象分析出來,從頭分析到尾,等他講完,我們都打瞌睡了。一個是躁鬱和一個是憂鬱的代表。其實,他們不是躁鬱跟憂鬱,他們都是慢慢調,一個比較慢的調得稍為快一點;而一個比較快的就調得慢一點。有這樣的現象,表示修行有進步。

  收到朋友送的一份禮物,上面附有一張紙條:「朋友,雖然這不算是甚麼珍貴的禮物,但也夠你用一年了。」哇!他非常歡喜地打開一看,「是日曆。」

◎佛陀所說的法,夠用你一生。人生啊!講實在話,一切弊病,釋迦牟尼佛都在經典中全部指出來,有八萬四千種病,再以八萬四千種法門對治。你越研究佛學,你就會慢慢轉變自己,由惡而變成善。釋迦牟尼佛在經典裡面也談到忠,也談到孝,也談到節,其實,節也是一種戒,也談到義。忠、孝、節、義統統都談到了。釋迦牟尼佛以種種方法,給你一種尺量自己的行為,是否太超過,或者是完全沒有,教你衡量的。

  佛陀的教法是非常好的,並沒有超過。第一個是戒殺生,就是慈悲為懷,也就是善;不偷盜也就是善;不邪淫也就是善;欲望太大是不好的,就是懂得方法節制。密教裡面對這些方面都有很多的方法。不妄語也是善,講妄語的話會造成很多的事情。像是飲酒,就是會造很多的事情,喝酒了就會亂,亂了的話,貪、瞋、癡、疑、慢全部都出來;只要一亂,甚麼事都做得出來。所以,也應該戒酒,修行人不可以喝酒。如果酒為藥引,如果是吃中藥,要放一點酒的話,這酒就可以。吃藥加一點酒是加強藥效,但是不能老是吃藥,老是喝酒,喝酒就是犯戒,身為佛弟子就不應該。因為你喝了酒以後,甚麼都敢做,那就是不好的事情。

  這是陳傳芳講過的笑話。一位男士問禪師:「老婆對我專橫跋扈,情人對我萬般體貼。這該怎麼辦?」禪師正色道:「要鎮定啊!千萬不要相信在野黨,誰上台都一樣。」這也是很有道理,有它的道理在的。每個上台的都做得亂七八糟,然後就滾下來,再換別的上台,都是一樣的。這笑話的意義在哪裡?我們不能靠別人,要鎮定,這是一個「定」字。有些人是要觀察很久的,有人說有時候看人要看三年,其實,有時候三年也不夠。因為你還看不到他的真面目。你看個五年,也不一定看得出來。你看了十年,你終於看出來了,這人是甚麼樣的人,要十年才看得出來。可見人的城府之心,心是機械的,藏在最深裡面,人家講:「城府很深。」在外面表現都很好,但是你要看他三年、五年、十年才看出來。喔!這城府很深。

◎你們看師尊,一眼就看穿,因為師尊的表現都在外面,心裡想甚麼,馬上就表現,不會造假,沒有做作。我這個人不做作,不偽裝,這就是直心,就是佛講的直心。直心就是道場,很重要的一點;直心就是沒有城府,一切事情就在你的身上,你所做的就是你本身的表現,不會藏起來,不會將心機藏在裡面。

  像心機、城府很重的人,我們就要小心一點,有時候交朋友,三年都看不出來,五年也看不出來,十年也看不出來,有一天,終於看出來了,當看出來的那時候,你已經完蛋了,你已經被害了。所以人也是蠻恐怖的。因此觀察上要很仔細。

  有人問畢卡索:「你到底在畫甚麼?我都看不懂。」畢卡索反問:「你聽過鳥在叫嗎?」這個人回答:「聽過。」畢卡索問:「好聽嗎?」這個人回答:「好聽。」畢卡索問:「你聽得懂嗎?」」這個人回答:「不懂。」畢卡索說:「那就是了,你不會懂我的畫。」所以,有些是不必懂,也不必全部懂,做一個快樂的傻瓜。師尊懂不懂一切的事情?跟大家講,師尊其實不懂。電器壞了,師尊會修嗎?問師母,我會修嗎?師母會修。師尊會做飯、炒飯、做菜嗎?師母說沒看過。師尊會釘釘子,會做雜物嗎?師母說不會;師尊會computer嗎?不會電腦,完全不會;師尊會手機操作嗎?也不會。兩個手機只能夠打電話而已,他們給我的手機都是不能上網的,放心好了,蓮印上師跟Honiva給我的手機就是打電話而已,都是沒有甚麼作用的,那是最便宜的手機。那麼,師尊�糟糕!我忘掉我到底會做甚麼,啊?開車?我在台灣也不敢開啊!我在美國才敢開啊!我還有甚麼不會的?妳統統指點出來!家事都不會?家事真的都不會。我是甚麼都不會的人。所以我是快樂的傻瓜。

  我不是常常講三隻鸚鵡的笑話嗎?有人去買鸚鵡,「這隻鸚鵡多少錢?」「兩萬塊美金。」「喔!怎麼這麼貴啊?一隻鸚鵡兩萬塊美金?」「你不知道嗎?我這隻鸚鵡是會彈鋼琴的。」哇!真的值得兩萬塊美金。「那麼,這一隻呢?」「另外一隻啊?四萬塊美金。」「喔!更貴啊?怎麼回事?」「因為這一隻會打電腦。」「第三隻呢?」「更貴啊!」「多少錢?」「十萬塊美金。」「怎麼那麼貴?牠會甚麼啊?」老闆就回答:「牠甚麼都不會。」「甚麼都不會怎麼那麼貴?」「因為其他兩隻都叫牠師尊。」阿彌陀佛!我就是這樣的師尊。

嗡嘛呢唄咪吽。
文/賀蘭恭錄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19 西雅圖雷藏寺
Joomla! is Free Software released under the GNU/GPL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