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月 2019 >
3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登入






遺失密碼

真佛宗

資訊
網路芳鄰

西雅圖雷藏寺
Ling Shen Ching Tze Temple
17012 NE 40th Court
Redmond, WA 98052-5491
U.S.A.

開放時間:

星期一至星期六
9:30 AM - 6:00 PM

星期六同修會*
8:00 PM - 10:00 PM
若白天有法會,則當晚的同修取消。

星期天
9:30 AM - 1:00 PM

* 星期六時間或有變動
請參考法務活動表 (月曆)

電話: (425) 882-0916
Fax: (425) 883-7360
首頁 arrow 說法開示 arrow 《蓮生法王講大圓滿九次第法》 「大圓滿法」若有若空,若事若理 2014/8/9
《蓮生法王講大圓滿九次第法》 「大圓滿法」若有若空,若事若理 2014/8/9 列印
《蓮生法王講大圓滿九次第法》

「大圓滿法」若有若空,若事若理

<蓮生法王盧勝彥2014年8月9日西雅圖雷藏寺同修「瑤池金母本尊法」大圓滿法第87講開示>

  我們首先敬禮傳承祖師,敬禮了鳴和尚,敬禮薩迦證空上師,敬禮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敬禮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今天的同修本尊「瑤池金母大天尊」。

  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今天我們的貴賓是中華民國行政院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秘書長廖東周大使夫人Judy師姐、真佛宗宗委會會計師Teresa師姐、台灣雷藏寺公關主任王資主師兄、莊駿耀醫師、周衡醫師、盧文祥博士。大家晚安!大家好!(國語)你好!大家好!(廣東話)唔該!唔該晒!(廣東話:謝謝大家)我們今天是預祝瑤池金母大天尊的聖誕,很特別,今天晚上也唸了《瑤池金母普度收圓定慧解脫真經》,這是特別為瑤池金母祝壽,明天在彩虹雷藏寺也有瑤池金母的護摩。

  我個人對瑤池金母,沒有甚麼話可以說。從我在二十六歲開始,轉變自己的宗教信仰,以及人生所有的改變,完全是由瑤池金母開始,一直到今天為止。那種改變,不是一剎那的,但是也可以講是一剎那,以後就一直在尋找有關這一方面,來自修行人給予我的資訊。第一次的開始,是在台中的玉皇宮。

◎自從瑤池金母打開我的天眼跟全身的氣脈以後,很多通靈的現象就產生出來,尤其是在晚上,從十二點到一點,是來傳授我法的時間。那時候,只要坐下來,手指頭自然會動;像是坐下來合掌,從十二點開始,就像現在這樣(師尊示範),也是我不經意的只是合掌,指頭就會開始彎曲,然後會結手印,一個一個的,有時候是震動性的,有時候是比劍指,比好之後,就會開始做一種加持(師尊示範),這種像8字一樣的,橫倒的8的這種字,我記在自己的小冊子上。祂說這是屬於清淨的加持;如果結金剛印,往前推(師尊示範),這種力量產生出來就是將不好的東西趕出去的加持力量。橫倒的8的這種字是清淨的。這種推出去的金剛印是破除邪穢的。(師尊示範)祂還教我五雷印,這五雷印也是那時候教的,在五雷印哈一口氣,然後左腳踩地一下,再將印推出去,精神病患本來是躺著的,或者是他本身是在亂動之中,你將五雷印哈一口氣,一打出去,附身的魅就會離開。那時候,我結了很多手印。

  不只是教我結手印,還教我腳印,就是踏步。我站著,腳會自動抬起來,會轉一個圈移到一個位子,另一隻腳抬起來,也會轉一個圈移到一個位子,都是一直在教我身體、腳跟手的種種結印,身印、腳印、手印,都是在半夜十二點到一點的時候教我。我學了這個以後,當然,還有很多的祕訣也一直傳給我。不一定都是瑤池金母傳給我,祂派遣所有的佛菩薩來幫我,教我一些東西。印象最深的是,我的腳伸起來停了好久,腳非常的痠,我想腳那麼痠要放下來休息一下,欸?居然放不下來。這時候,我有很深的感觸,原來在這世界上,真的有無形,居然將我的腿整個抬住,不讓我的腳放下來,令我非常的震撼。師尊自己知道氣動的現象,但是用自己的意念要將腳放下來,居然是放不下來,這就是有其他東西來控制我的腳,走出一個印出來。

  我一開始就尋訪當時赫赫有名的出家大師或者是大居士。那時候,最有名的大居士就是李炳南,距離我上班的測量連走路就可以到。因為從南門橋再過去,有一些住宅,再過去有菩提醫院,在菩提醫院那裡有一家太虛紀念館,就是紀念太虛大師。那個時候,醫院的院長姓于,叫做于淩波,他非常信佛法,所以醫院叫做菩提醫院,是他開創的醫院。李炳南就是在太虛紀念館講經。他講經的時候,我去聽經。當時他講的是《大勢至菩薩唸佛圓通章》。結果我找到李炳南的家,在台中市正氣街,好像是九號,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我去拜訪他。我進門就跟他講我有這種現象,不知道是真的、假的、是佛、是魔。李居士開口跟我講:「你這絕對是魔,像這種現象,只要三年,你的氣被吸光了,你就死了。」喔!阿彌陀佛!最後,他叫我去皈依印順導師,我也就去皈依印順導師。

  印順導師在台中民生路的佛教蓮社,由李炳南居士主持皈依,他看到我的時候,他說:「喔!你改邪歸正了!好,來皈依很好。」我就在那邊「改邪歸正」,皈依了印順導師。皈依儀式完了以後,我就到佛教蓮社一個別院,李炳南居士就在正殿,我跟幾個居士在一起講話。

◎那時候有一個浣居士,一個蔣居士,都是大居士。我跟他們談我有通靈的現象。他們很好奇,就問我一些事情。那時我就合掌,看到一個神轎進來,神轎裡面坐的是城隍。我說:「城隍今天到佛教蓮社,你們有甚麼事情就問祂。」我就代答。他們問事情,城隍跟我講,我就回答。

  李炳南居士走過來,看到我跟幾個大居士,而且,我好像在通靈這樣。李炳南說:「怎麼搞的?你還在搞魔事啊?」我被罵得好慘。想:「哎呀!怎麼辦?」然後,我去找朱斐居士,朱斐居士有一個《菩提樹月刊》,我靈動給他看,我就是手合掌,手會結手印,我結手印給朱斐居士看。朱斐居士一看,他說:「這我不懂。」旁邊有朱斐居士的夫人,嘴巴一直在唸。我說:「妳不用唸了,妳唸的是大悲咒,也是我常常唸的。」她說:「欸?你怎麼知道我唸大悲咒?」我說:「剛剛地藏王菩薩就說妳在唸大悲咒。」他們都很驚訝。朱斐居士說,他實在不知道我這是甚麼,但是可以告訴我一個人,「你可以去找李炳南居士,他是我的師父。」又是李炳南。我說:「李炳南不用找了,他每一次都講我是魔,而且三年就會死。」接著,我去台中的持明寺找聖印大和尚,持明寺的住持就是聖印。當時,在台中聖印最大,南部是星雲,北部是白聖長老。白聖長老主持佛教會,白聖圓寂以後就變成悟明長老,悟明長老現在也走了。我去找聖印大和尚,我跟他講瑤池金母幫我開天眼。他一聽到瑤池金母,一句話也不講,說:「我很忙,你找別人問吧!」聖印就走了。我碰到很多修行人,我一個一個找,大部分都不知道,不然就是說我是魔。我移民到美國西雅圖的時候,有一天晚上,李炳南居士在我床前出現,那時祂已經圓寂了,祂來找我,祂說:「喔!我現在知道了,你跟我是一樣的。放心,你不會三年以後就走。」其實,那時候已經過了好幾年了。

  從二十六歲到現在,我的道心非常的堅固。現在的佛教界也有將我列為附佛外道,依附在佛教的外道。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因為這種事情很少有的。而且我能夠看得見,聽得見,能夠明白自己的內心,緣起就是瑤池金母。像我們的雷藏寺,諸佛菩薩都在,金剛護法都在,但是,我們都有供奉瑤池金母;只要是雷藏寺,或者是家裡的壇城,有瑤池金母的相當的多,是由師尊本身傳出去的。瑤池金母也等於是我的根本上師,也是我的根本本尊,我始終以瑤池金母為第一尊的根本上師,也是根本本尊。而且,第一尊跟我相應的也是瑤池金母。到今天為止的一切,從二十六歲到現在七十歲為止,我的一切全部是瑤池金母賜予的。這也是很奧妙的地方。

◎瑤池金母西王母在中國的敦煌石窟裡面,有東王公,有西王母跟蓮花童子。我當時根本就不知道甚麼是蓮花童子,也是瑤池金母在第一個晚上帶我去看的。我是開了天眼以後,晚上從九點吧!?我很早就睡了,我在營區的宿舍裡面睡覺,從晚上九點到早上,一個晚上,我看了所有的天,看了所有的地,可以講是上了天堂遊了地獄,又看了四聖界。然後祂告訴我那個閃閃發光,很亮很亮,發出很大淨光,根本看不到面孔的,瑤池金母在我耳邊跟我講:「這就是蓮花童子,就是你的前世。」

  全部是瑤池金母賜給我一切的。所以,我非常感恩瑤池金母。我們在今天預祝祂的聖誕,首先我是很感恩瑤池金母大天尊,因為祂給我很多的證驗。我那時在幫人家問事的時候,靈到甚麼程度?就像是人家講的:「靈到會吃糕。」意思就是神可以下來吃糕一樣。只要有人進到我的問事房,那時候沒有computer電腦,只要報上住址,我就知道這房子住幾個人,有幾個男的、幾個女的;如果不對,不用問,對了才問。只要他們報上住址,我馬上就講出來。有時候,來客會講:「你講多了一個人。」我說:「多了一個就在你太太的肚子裡。」真的,他的太太有懷孕,是很準確的。像是有一個人進來,她站在那裡,我說妳的皮包裡有一張符,她就拿出皮包來,打開來看。

  欸?果然有一張符在裡面,是她在九天玄女廟拿到的符,放在皮包裡面。我當時就是可以一下子這樣的看穿你。有一個男的不相信,他走過來:「你說,我怎麼樣?你講對了,我手上有鞭炮,我就在你的門口放鞭炮祝賀你,講不對我這鞭炮拿回家放。」我說:「你昨天騎摩托車跟人家擦撞,你的腳受傷了。」那個男的就將他的卡其褲掀起來,果然擦破腳,「哇!好準!」他馬上在我家門口放鞭炮。那種靈驗的程度,數不清的啦!有一次有一大堆人來考我,大概是有七個,或者是三個穿西裝的坐在那邊考我,寫了姓名,寫了住址,問說這個人現在怎麼樣,要問命運。瑤池金母跟我講:「這是假的地址跟假的名字,不用問,也不用得罪他們,後面那些人全部都是來考你的,每個人都拿著明牌要來考你。」我跟他們講:「等一下,我先上個一號。」我就到後面上一號,從後門溜走,根本不用問。因為後面的這些人全部是來考我的,我不願意受考驗,也不要得罪他們,我就離開家了。

  當時,有一個醫生姓楊,他就坐在那裡看,說:「欸?盧老師怎麼走了?」他們叫我盧老師。「底下的人都不問?」他們幾個就跟楊醫師講:「其實,我們幾個人都是地方法院的法官、檢察官、警察局的。」他們都穿便服來試探我。他們跟楊醫師講:「這盧勝彥很奇怪,問到我們就不問了,就跑了。」他們在那邊等了半天,我也不回來,他們就走了。楊醫師跟我講:「你厲害喔!他們都是來考驗你的,那些住址名字全部是假的,只要你回答一句就漏氣了。」今天想起來,真的是�,瑤池金母就是這麼厲害,我真的服了祂。有一次,在火車上,我的旁邊坐一個男的,我就故意算他,其實沒事,主要是要跟他搭訕。我先算好,我在一張白紙上寫著這個男的有幾個兄弟,幾個姊妹,他排行第幾,他家是在做甚麼的,做工廠的,我寫好了就放著。然後,我問:「歐吉桑,你有幾個兄弟姊妹?排行第幾?」「排行第二。」等他講完以後,我將那張紙拿給他看。他一看:「喔?你怎麼知道?你為什麼知道?你問我的,你已經是事先知道了。」我只是實驗而已,因為我坐火車,我就實驗我的感應程度,很準,都是瑤池金母耶!我曾經也有懷疑有疑惑,「瑤池金母,祢到底是真的假的?」有時候是地藏王菩薩來,「地藏王菩薩來,祢到底是真的假的?」有時候是佛來,「祢到底是真的假的?」「我問不到人,只好問你們了。」結果,祂講:「祢只要聽我的,我就讓你一切都能夠一直順利下去。」到今天,我就是聽瑤池金母的,聽諸佛菩薩的,未來怎麼樣,我不敢講。但是,活到這樣也已經很滿足了。

  剛剛唸的《收圓定慧解脫真經》裡面有幾句很重要。慈航尊者就是觀世音菩薩,觀世音菩薩就是慈航大士、慈航尊者。經文上講修精氣神:「固本者何,人以孝悌為本,道以精神為本。」儒家(儒道)講人就是應該是「以孝悌為本」,道家是「以精神為本」,以精氣神為本,密教是「以氣、脈、明點為本」,也是精氣神,一樣的東西。經文上講要「先除六賊,耳不聽聲。目不視色。身不觸汙。意不著物。」就是無念;「鼻不妄臭」,鼻子不亂嗅東西;「口不貪食」,口不亂吃,嘴巴不貪吃美味的東西;要先除六賊,因為只要是迷了甚麼,被甚麼所迷,這就是你身中的賊,你沒辦法禪定;「受想行識,五蘊自明」,這是佛教的東西;先除六賊也是佛教的東西,色、身、香、味、觸、法就是六賊;五蘊就是色、受、想、行、識;既然明白五蘊,精氣神就「三家會合」,「長養活潑。上下流通。何難解脫。」就是氣,只要你的氣、脈都通了,明點能夠放光,自然能夠得到道,能夠成佛成道,密教是氣、脈、明點跟道家的精氣神是相通的。

  我們真佛宗很尊敬瑤池金母,特別的尊崇瑤池金母。因為瑤池金母將我從一般的凡夫當中,引領出來度化眾生。

◎所以,有很多出家人,像是悟明長老,我去見他的時候,他是台灣中國佛教會的會長,他也考我,他拿一包禮物給我,「你不要打開,你看看這包禮物是甚麼。」這是考驗耶!我當時就靜默一下,看一下,「喔!裡面是四四方方的東西。」我也沒有明講那是甚麼東西,「四四方方的東西裡面有花也有鳥,也有人物,也有色彩,也有風景。」悟明長老說:「你自己打開來看吧!」我就打開來看,原來是郵票,郵票就是四四方方的東西,有的郵票有人物,有的郵票有花鳥,有的郵票有風景,一整本都是郵票。他送我集郵冊,他收集的郵票都送給我。還好,我能夠答出四四方方。如果是講錯了,悟明長老也不會跟我很好,對不對?因為根本都答錯了。

  「盧勝彥有受菩薩戒?我不相信。」悟明長老說他不信,他叫他的徒弟來看我的手臂,因為我的頭頂上沒有點三個戒疤,我手上有三個戒疤,「欸?他真的有受菩薩戒!」他那時候才相信。我的人生碰到很多考驗,都是瑤池金母幫我,如果祂不幫我的話,現在已經死定了,已經被釘都釘死了。在這瑤池金母聖誕的時候,預祝瑤池金母聖誕,首先感謝瑤池金母。瑤池金母教我很多法,都是這樣教出來的,還有很多法,是很多師父教出來的。

  「大圓滿法」《密教大圓滿》中,阿達爾瑪佛的「第七德,所有之一切種智,若有若空,若事若理,就是這種境界。」「所有之一切種智」是有也是空,是事也是理,就是這種境界。」很難解釋。有一位同門,是蓮花焱秋,她在哪裡?拿一個麥克風給她,妳講第二個小孩的事給大家聽:

◎(蓮花焱秋自述如下:我是在今年的5月4日生下我這個第二個兒子。我在生這個孩子之前,我作了幾個蠻奇妙的夢,第一個夢就是我夢見一個很高大的喇嘛在我夢裡面出現,他的周圍圍繞著許多信眾。我也在人群當中注視著他。突然之間,他把我叫到他的身邊,給我一串綠松石的手珠,然後告訴我他的名字,我記得他的名字音譯過來是「盎平嘉措」。之後,我也是作了一個比較奇特的夢,在我的夢裡,我居然吞下一個像般若光一樣球狀的東西。在我生這孩子前的兩年期間,我特別想求一個女兒,因為我已經有了一個兒子,但是,這次我又生了一個兒子。其實,我不得不承認,第一個兒子是我經過真佛密法求出來的,因為在這之前,我去算命,算命先生說我這輩子很難有兒子的。但是我現在有兩個兒子了。今天,我寫了這封信,我是想問一下師尊,為什麼我又生了一個兒子。)

  我一進來的時候,她跟我講:「以後,我兩個兒子都出了家,我要不要再生一個?」我說:「沒那麼快啦!」兩個小孩都還小嘛!對不對?我剛剛問瑤池金母,瑤池金母說她的第二個兒子是盎平嘉措,是一位大喇嘛來轉世的,將來出家或不出家,完全看他的因緣。大兒子是求來的,是求瑤池金母求來的。喔!是大白蓮花童子,是一樣啦!她剛才就掉眼淚,說:「我這兩個都要出家,怎麼辦?要不要生第三個?」妳慢一點這樣想,因為他們各有他們的命運,將來出不出家是另一回事。當初,我二十六歲的時候,還沒有結婚,瑤池金母跟我講,祂說:「你可以不出家,你可以結婚。」所以,妳也不用怕,說不定,他們倆個都會結婚,會生很多孩子。不過,剛剛已經跟瑤池金母講了,祂為妳印證,祂說妳的夢境有九成的真,有九成印證算是真了:其中有幾樣是不對,我將來會再幫她算一下。他是堪布,西藏的一個寺廟的住持來轉世的。還要再查一下,好不好?我出生的時候,也是不一樣啊!我出生的時候最特別啊!人家哪吒三太子出生的時候,就像一個肉球,一個ball,剖開來之後,裡面才有一個孩子出來。我出生的時候,是一個白紗將我的全身裹住,要將整個白紗拿掉,好像一條一條的那種線,整個的裹住,但是,一定要洗掉,那時候就用煤油,煤油可以洗掉東西嗎?我聽我媽媽講是用煤油洗,她是用煤油將我全身的白紗洗掉後我才跑出來的,這也是有特殊之處。有的小孩出生是有特殊的地方,這就是很奧妙的。

  一切種智,好像有,好像沒有,好像是事,又好像是理,這是很難講的。我講一個笑話吧!

  有一對夫妻在看電視,老公的手機響,他準備打開來看,老婆就將手機搶過來,原來是簡訊,是老公公司的會計助理發的,寫著:「經理,我懷孕了。」這時候,老婆非常的生氣,打了老公一巴掌;老公還沒來得及講話,老婆就罵得喊聲震地,非常的慘烈;第二巴掌又要甩過來時,老公的手機又響了,又是簡訊,一看,是這樣寫的:「明天我的男朋友想跟我的父母談婚事,臨時請假很抱歉,請予以核准。」老婆看了以後,只是講:「手機還給你。」無辜的老公,回了一個簡訊給會計助理:「臨時請假照准。但是,以後有公事,簡訊要完整,千萬不要分成兩段。」其實是一段。我告訴你,「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是一段,不是兩段,有就是無,無就是有,大家要去悟。「若有若空」,要悟出這個才算開悟。不能分段,有跟空是不分的,是「一」,合起來是絕對的。你如果能將有跟空結合起來,合成絕對的,這才叫做開悟。你看《心經》上的話就好了,「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有」就是「色」,所以,「若有若空」是開悟的;「若事若理」也是開悟的。

  有兩個人大吵一天。一個人講三乘以八等於二十四,一個人講三乘以八等於二十一,兩個人相爭不下,就請了一個數學老師作裁判。數學老師說:「將三乘以八等於二十四的拖出去打二十板。」打屁股打二十下。講三乘以八等於二十四的不滿:「明明是他錯,為什麼打我?」數學老師講:「你能跟講三乘以八等於二十一的吵一天,還說你不笨嗎?不打你打誰?」這個有事有理在裡面。事實上,三八是二十四才對。那麼,為什麼講三乘以八等於二十四的人要被打二十板?因為實在是很蠢,跟這種笨的還論甚麼?不用論,對不對?還吵一整天,所以應該打,這是理啊!事情是做對了,道理上不通,所以被打。

◎「若事若理」,要將事跟理完全合起來,一樣的,才叫做開悟。要有理,也要有事,不分成兩段才叫做開悟,就是這樣的境界。

  女的問男的講:「你愛我嗎?」男的講:「當然。」女的問:「愛我到甚麼程度?」男的講:「一毛錢。」女的講:「怎麼這麼少?」男的講:「一毛等於十分。」這就是裡面有理,裡面也有事,事理合一才叫開悟。這樣瞭解了?

  有一個科學家經常坐火車,查票員查票,這科學家一直找不到車票,急得滿頭大汗。這時候列車長認出他是一位大科學家,就講:「不要緊,你不必著急,回來時給我看看就行。」科學家講:「不!我一定要找到它。」列車長就講:「你實在是太認真了。」科學家講:「不是認真,我必須要找到這該死的車票,要不然,我怎麼知道我要到哪裡。」我告訴你,開悟的人是這樣的,根本是無知的,腦袋是空的,在他的思維裡面幾乎是甚麼都沒有的,雖然是大科學家,經常是忘東忘西的,就像師尊一樣。

◎師尊開悟了以後,甚麼都不掛在心上。如果你甚麼都不掛在心上,你就會煩惱立斷,就是第六德,無所謂嘛!所謂無所謂,無所住,無所得,在這世界上既然得不到甚麼,你還得嗎?既然住在這世界上等於沒住在這世界上,生死可了,無所謂;任何外面的批評言語,或者是人家怎麼氣你,你統統都無所謂;或者是遭遇甚麼挫折也無所謂。你到任何境界,你都無所謂,人家罵你無所謂,人家氣你無所謂,人家侮辱你也無所謂,甚麼都無所謂,這才能夠煩惱立斷。

  煩惱一立斷,一切種智,智慧自然就會從心裡發出來,就是這個道理。成佛,也是這個道理;明心見性,也是這個道理;禪定,也是這個道理;你行一切善,將善統統都忘掉,也是這個道理。

嗡嘛呢唄咪吽。
文/賀蘭恭錄

 
< 前一個   下一個 >
© 2019 西雅圖雷藏寺
Joomla! is Free Software released under the GNU/GPL License.